国产AV天堂一区二区三区 ,亚无码乱人伦一区二区,久久人妻少妇嫩草AV无码专区

<table id="h1ncc"></table>
  • <td id="h1ncc"><option id="h1ncc"></option></td>
    關閉 家電網微信二維碼

    首頁| 新聞| 產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數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調| 電冰箱| 洗衣機| 廚房衛浴| 生活電器| 專題| 微發現| 標簽| 論壇| @家電網

    首頁| 新聞| 產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數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調| 電冰箱| 洗衣機| 廚房衛浴| 生活電器| 專題| 微發現| 標簽| 論壇| @家電網

    首頁 手機通訊 通訊·新聞 正文

    工信部研究推進eSIM,手機實體卡要成歷史?

    字號:TT 2022-09-27 16:29 作者:王晶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家電網-HEA.CN報道:展望未來,華西證券認為,隨著產業鏈協同合作以及相關政策主體帶頭研究,eSIM終端應用有望持續推動,未來有望完成從物聯網設備到平板電腦、便攜式計算機及智能手機設備的突破。

    隨著智能手機發展,零部件精密度越來越高,機身內部空間寸土寸金。早年間,手機可以用TF卡托實現容量擴展,但受限于機身內較小的物理空間,TF卡槽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SIM卡自誕生以來也不斷瘦身——從一張銀行卡的面積到如今已變成指甲蓋大小,并延續多年。

    不過,隨著iPhone 14系列發布,穩定的實體SIM卡或將像TF卡一樣成為“過去式”。9月初,蘋果在旗艦新品發布會上,將美國本土推出的新機iPhone 14系列取消實體卡槽,取而代之的是eSIM卡(Embedded-SIM,即嵌入式SIM卡),這也是蘋果首次發布僅支持eSIM的iPhone。

    目前,以華為、OPPO、小米等為代表的主流智能手機廠商,正在國內市場大力推廣在各種智能穿戴設備,尤其是智能手表上搭載eSIM功能,而體量巨大的手機終端方面始終遲遲沒有實質性進展。一位不愿意具名的資深券商分析師在線上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eSIM(在國內尚未普及)不是技術原因,有其他因素,因為采用eSIM以后用戶很容易轉網。

    不過,一個利好消息是,近日工信部在回復網友提問中表示正在研究推進eSIM技術在平板電腦、便攜式計算機及智能手機設備上的應用。待條件成熟后,將擴大該技術的應用范圍。

    “從政策上來說,待時機成熟,國內未來肯定會放開eSIM卡在手機端的應用。而整個手機產業鏈也會積極響應,推動eSIM卡的應用落地。” IDC中國高級分析師郭天翔近日在線上對記者表示。

    eSIM技術更便捷

    上世紀90年代,德國捷德公司開發了世界上第一張SIM卡,卡中存儲了鑒權和加密、算法等信息。此后30年,SIM卡尺寸不斷縮小,從1991年最初銀行卡大小的“標準SIM卡”到2011年的“Nano SIM卡”。

    隨著手機集成化程度不斷提高,特別是對可穿戴智能設備(智能手表、運動手環、智能眼鏡)而言,即使是Nano SIM的尺寸也還是太大。2016年,GSM協會發布了智能手機eSIM規范,標志著eSIM卡正式誕生。

    eSIM全稱為Embedded-SIM,即嵌入式SIM卡。與傳統插拔式的SIM卡不同,eSIM直接嵌入到設備芯片上。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eSIM將卡號等用戶信息直接載入手機內部,可激活打電話、發短信等傳統服務,還能在全球范圍內將終端設備快速接入到當地網絡。

    事實上,與傳統 SIM 卡相比,eSIM卡在多個屬性上都表現出色,包括配置、尺寸、靈活性、安全性、客戶體驗等。

    可拆卸的傳統SIM卡,使用中常常會出現換卡、剪卡等易磨損的情況,造使用壽命短,占用設備物理空間。相比之下,eSIM的體積僅為傳統SIM卡的10%,且其抗震性、耐高溫、可靠性更強,更能適應惡劣的工作環境。

    從流程上來看,eSIM卡為用戶省去了前往營業廳的開卡手續,可以自由地空中激活。同時,在攜號轉網政策實施三年之后,使用eSIM卡的設備不需要通過換卡就能實現遠程更換運營商,對于用戶來說多了一種選擇,也會促使運營商之間的競爭。

    記者注意到,目前在社交平臺上已有不少海外用戶分享了如何開通eSIM卡的教程。如果要把用實體卡的舊手機上的號碼轉到新手機上,只需要把兩個手機靠近放置,并點擊新手機里的蜂窩網絡添加eSIM卡,從附近的iPhone上轉移并等待一會后,信號就會從舊手機上轉移到新手機,而原有SIM卡失效。

    不需要拔卡,耗時兩分鐘左右,也不需要去營業廳辦理,并且iPhone 14提供的eSIM服務最多可支持8個運營商(只有兩個號碼可以同時待機)。

    此外,傳統SIM卡還存在著卡槽影響防水、SIM卡和終端接觸式連接的可靠性不佳等問題。而eSIM集成在手機內部,不需要在機身上開槽,這可以提高手機的防水等級。

    核心挑戰是運營商互聯互通

    事實上,eSIM并非一項新技術。4年前,蘋果便在iPhone XR上開始支持eSIM技術,蘋果之外,谷歌也非常支持eSIM,并將持eSIM的Pixel 2作為“Project Fi”的一部分。

    那經過幾年時間發展,eSIM為何仍沒有在國內大規模普及應用呢?推廣難點并不在手機終端廠商,而是在于運營商。

    前述資深券商分析師表示:“目前亞洲一般都是雙卡,即一張SIM,一張eSIM,國內eSIM沒有普及,不是技術原因,而是運營商的意愿。蘋果推eSIM是希望用戶到任何國家和地區都可以買當地的套餐,直接切換,這樣運營商的漫游收費就降低了。”

    華西證券在近日發布的研報中也表示,eSIM手機端核心挑戰是運營商互聯互通。“eSIM通過‘空中寫卡’實現遠程配置,可以批量開通、靈活變更簽約和變更運營商。不過對于運營商來說,用戶轉網門檻降低,對用戶控制力降低。尤其目前作為偏存量消費級市場,手機側的eSIM政策推進相較于物聯網應用,仍需政策與產業多方協同推進。”

    eSIM技術使用戶可以切換不同的運營商網絡,不再綁定于某一家運營商,這給用戶帶來了方便和更多選擇,同時也給運營商帶來了很多挑戰。

    對于運營商來說,用戶自主權增加意味著自身的被動,運營商以前通過SIM卡實現了對用戶精確的“控制”,而現在eSIM可通過“空中寫卡”實現遠程配置,更可以批量開通、靈活變更簽約和變更運營商。

    同時,換卡帶來的業務流程改變,也增加了工作人員的培訓費用和時間,營業廳客流量還將持續流失,用戶辦卡時順帶的到店業務也將會消失。

    “插拔SIM卡的模式已經非常成熟,運營商如果要在手機端上eSIM的話,需要制定一系列的新流程,包括安全性、開戶流程、攜號轉網等。運營商投入不少精力,但是對它自己的收益卻并不明顯。另外,手機現在沒有小型化的趨勢,在大屏幕的手機下,SIM卡的體積影響也越來越小了,對用戶層面上也帶不來特別明顯的好處。”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近日在線上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此外,也有觀點認為,eSIM通過OTA空中寫入配置文件的過程并不像在營業廳中辦理手機卡那樣處于完全可控的狀態,配置文件通過公開網絡發放,很容易帶來信息安全的隱患??ㄆ渲梦募趥鬏斶^程中如被挾持、篡改,不法分子就能輕松獲取他人的手機SIM卡。

    對此,郭天翔表示:“除了對于電信詐騙的監管難度和實名制監管的難度加大以外,使用eSIM卡在數據傳輸收集的過程中,還會有數據泄露的風險,在技術自主可控之前,監管還是會比較謹慎。”。

    他還指出:“在更換手機的時候,實體卡只需要把卡換到新手機上就可以使用,而eSIM卡可能需要等運營商重新激活號卡,特別是在緊急情況下較為麻煩。上游傳統SIM卡廠商在產業鏈迭代的時候也會形成阻力。”

    相比之下,運營商更青睞于在SIM卡基礎上進行升級,不斷整合功能以留住客戶。2020年開始,三大運營商陸續推出“超級SIM卡”,融合了SIM卡和存儲功能,容量最高可達百G。

    在支持NFC的手機上,超級SIM卡也可以作為公交卡使用,在湖北武漢,移動運營商宣布未來將融入數字人民幣錢包、電子身份證等功能,并應用于醫療服務、出行、住宿、等多種場景。

    eSIM的發展雖然遲到,但并不會缺席。近日,有網友在工業和信息化部官網留言詢問,最近eSIM卡的使用引起了更大的討論,請問我國是否有eSIM手機卡的推廣計劃?

    對此,工信部回應稱:“我部高度重視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堅持在確保用戶合法權益和信息安全的基礎上,積極推動新技術新設備的應用和推廣。目前,我部正組織相關單位,研究推進eSIM技術在平板電腦、便攜式計算機及智能手機設備上的應用,待條件成熟后擴大eSIM技術應用范圍。”

    一旦國內放開eSIM技術,預計會給運營商帶來哪些影響?是否擔心與用戶之間的黏性下降?對此,記者近日聯系三大運營商方面了解情況,但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應。

    將重塑運營商在產業鏈中的角色

    從政策上看,早在2018年,三大運營商就開始了eSIM業務的試點與布局,2020年10月,三大運營商均已獲批可在物聯網領域提供eSIM技術應用服務。其中,中國聯通是最早發力于消費電子領域的運營商,其首批開放eSIM功能與蘋果Apple Watch3合作。

    實際上,聯通自2018年3月起在六省七市開展eSIM可穿戴獨立號和一號雙業務試點,并于2019年3月29日起全國范圍內開通eSIM可穿戴獨立號業務。

    在小米、華為等手表已支持eSIM功能時,聯通也開始執行“eSIM一號雙終端”業務,即用戶可在手機主號碼的賬戶和套餐下,添加一個eSIM附屬終端附卡,共用一個手機號碼和套餐。也就是說,主號碼來電時,兩個終端將同時震動,任意終端均可撥出電話,打破了手機作為唯一移動通信載體的束縛。

    同時,使用eSIM方案,每一個移動終端都可獨立使用移動網絡上網。智能手表、手環等設備再也不會在沒有WiFi的情況下變成“磚頭”了。研究機構 Counterpoint在eSIM設備市場展望報告中稱,2021年智能手機、物聯網等領域帶動下,eSIM硬件設備出貨量超過3.5億臺。而2021-2030年將有累積超過140億臺eSIM設備出貨。

    付亮認為,“搭載eSIM卡的智能設備,可以獲取比WiFi更穩定、安全的通訊服務,也讓設備本身擁有獨立組網能力,具備更多的功能。”

    eSIM在物聯網應用中具有低功耗、高能效比的聯網能力、運行穩定、抗干擾能力強、成本低等特性,使得物聯網eSIM正廣泛應用于可穿戴設備、車聯網、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等各個領域。

    不過,即使現在國內主流電信運營商在積極推動和布局eSIM,以加強在這一領域的服務能力,但也都是專注于物聯網終端,體量巨大的手機終端方面始終遲遲沒有實質性進展。

    但從蘋果能夠很簡單地在行業中定義產品標準來看,在iPhone 14系列的帶領下,eSIM技術或將迎來發展的拐點。

    與此同時,eSIM還將重塑IC、OEM和運營商在產業鏈中的角色。事實上,與傳統SIM卡相比,eSIM的核心是引入遠程SIM配置(RSP)平臺。過去運營商掌控著SIM卡的定制和發行,而現在一些終端客戶可以簡化與運營商對接的流程,甚至直接找到芯片廠商。

    目前,我國布局SIM卡芯片的廠商主要包括紫光國微(SZ002049,股價146.52元,市值1244.8億元)、大唐微電子以及中電華大電子等,其中,紫光國微在國內SIM卡芯片市場中占據著高達60%-70%的份額,“超級eSIM”支持從3G到5G的所有GSMA標準,以及國際最高安全等級CC EAL6+認證和國密二級認證,子公司紫光同芯多次中標eSIM晶圓采購大單,而大唐微電子則擁有從芯片設計、COS開發和終端產品設計能力,曾成功開發中國第一枚GSM手機專用SIM卡。

    從產業鏈的上中下游來看,上游主要是CA認證機構、eSIM芯片廠商和終端芯片廠商,中游包括eSIM平臺供應商、電信運營商、eSIM終端和模組廠商,而下游主要是企業用戶和消費者。

    此外,記者注意到,近期A股中布局eSIM的多家上市公司也相繼披露了在eSIM方面的進展。其中,澄天偉業(SZ300689)表示,公司具備eSIM的生產能力,可以對客戶提供eSIM核心的數據處理、數據寫入、個性化處理服務;天喻信息(SZ300205)稱,公司在向電信運營商、物聯網行業等客戶提供eSIM產品及相關服務;恒寶股份(SZ002104)則表示,公司eSIM卡已實現批量供貨。

    展望未來,華西證券認為,隨著產業鏈協同合作以及相關政策主體帶頭研究,eSIM終端應用有望持續推動,未來有望完成從物聯網設備到平板電腦、便攜式計算機及智能手機設備的突破。

    (家電網? HEA.CN)

    責任編輯:編輯E組

    家電網微博

    ?
    熱點推薦
    国产AV天堂一区二区三区 ,亚无码乱人伦一区二区,久久人妻少妇嫩草AV无码专区